三秋月

准备中考ing,日常拖更

鸽了两个多月,今天决定更新了!


今天,我喜欢的人!抱我了!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下楼跑圈啊啊啊!


【鹿宁】九歌·云中君 (中)

九歌·云中君(上)

除妖师皆知,能打出湛蓝色电光的,在六道三界中只有云中君一人。

宁次听了这话,愣在了原地。
又过了半晌,鹿丸突然开口,说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是神君。不过,虽然很麻烦,但是你还是我的挚友”
宁次睁大了眼睛,显然对他的回答有些惊讶。

一般人看到神明,不都是会本能的害怕的吗?那他,为什么没有?

宁次有些疑惑,心底又隐隐有些莫名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就像在一片黑暗中,有一道光穿透永恒的黑暗,看见了光明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
不过索性,他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

他们这一次分别,又是一年的光阴,期间宁次走过了无数山川溪流,看过大漠的如血残阳,也见过深山中的奇花异草。
他想让奈良鹿丸陪在他身边,越来越想。

宁次开始明白,自己这一年心中潜滋暗长的、自己所不知道的情绪,名为“思念”与“爱”。

生来便是神明,从出生便不识得七情六欲的神明,终于懂得了“爱”。

日向宁次这一次下界,不仅仅是为了游历红尘,更是为了悟出属于他的“道”。

“道”是什么?

它不是修仙者飞升之后的职司,不是修仙者看得见摸得着的浅显法则,更不是仙人神明生来就刻在骨血中的力量。
它是唯有经历心劫,游历红尘,才能明白的,一种不可言喻不可名状的灵感。
甚至更有传言称,要想悟出“道”,就必须体味凡人一生中的八苦①。

又是一年春夜,日向宁次见到了奈良鹿丸,在某个山清水秀的山中。
他们相遇在一个掩映在一片竹林之中的小庭院里。

奈良鹿丸看到他的一刻,明显有点惊讶的样子,但随即他又招了招手,示意宁次过去。

他坐在廊下,身侧摆着一方茶桌,桌上则是两个杯子和一壶清酒。
天空中是一轮满月。
此时的日向宁次一如他们初见时,一袭白衣,长发飘飘。
他踏月而来,一刹那再次拨动了奈良鹿丸的心弦。

他们二人坐在两侧,各自执酹,仰望着天空中的明月,说着各自这一年的所见所感。

渐渐的,他们都有些微醺,而那轮满月也越发明亮。

突然,奈良鹿丸抬起头,一双平日里总是半闭着的眼睛少见的完全睁开,他盯着日向宁次,直视着他的双眼,认真而耿直地说:“宁次,我心悦你。”

TBC

①八苦分别为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

乐乎柱斑文作者集文章链接

就很开心,疯狂想要卖安利 @璩獸

许漓璎:

整理一下我的柱斑文作者文集,把我的柱斑文作者集链接放在一起,这样方便你们寻找柱斑作者和柱斑文。


新进圈的柱斑粉可以来看看以前的旧文。


提醒一下各位,有一小部分的作者已经退圈删除博客和柱斑日志所以点开已经显示删除了。


柱斑作者集一链接: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ab9d9


柱斑作者集二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aba24


柱斑文作者集三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b1334


柱斑文作者集四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b6b70


柱斑文作者集六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dd012


柱斑文作者集五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bbef96


柱斑文作者集七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c8bf20


柱斑文作者集八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cfea29


柱斑文作者集九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d63cf1


柱斑文作者集十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df26b0


柱斑文作者集十一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e6ec48


柱斑文作者集十二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ef05a87


柱斑文作者集十三链接:


http://ai1245367896.lofter.com/post/1d5cef73_f02a3c5


对了,晋江的柱斑文以前和你们说过要更新的,现在你们有没有需要的,晋江柱斑文很好找的。只要在分类里面搜索柱斑或者扉泉都会有柱斑互动的小说出现。
我这里有大部分的晋江柱斑小说完结收藏你们要吗?

【鹿宁】九歌·云中君 (上)

何为情?何为劫?

真正明白这些的神明大概是凤毛麟角的,很不巧,日向宁次算是其中一个。
还是情劫度的一路火花带闪电的那种。

那时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云神,喜欢用神力隐藏着自己的本相,在这红尘中游历,偶尔看看热闹。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给自己清心寡欲的神生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宁次初遇鹿丸的时候,鹿丸刚除完妖,正懒洋洋的收拾着符纸,将长剑归鞘。
然后一回头就看见了一袭白衣,长发飘飘的白瞳神明。

那日天光正好,那座终年不见天日的山也正因恶妖已除而放了晴。
他们二人相对而立,颇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架势。
直到一旁与奈良鹿丸同出一门的山中井野突然出声:“鹿丸,你在看什么啊,还走不走了?”
这下子鹿丸就意识到这位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了。

你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疑问直到他们相识的第三个年头才得以解开。

自相识的第三个月起,两人开始了如水一般的君子之交,不刻意打听对方的行踪,不刻意与对方制造偶遇,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
如果你也是除妖师中的一员,或许也常在有妖鬼出没的地方附近的酒肆、客栈中看见这两人,或许是在下棋,又或是在对饮给。
一片岁月静好。

他们第一次并肩携手的除妖是在第三年。
那时两人遇见了一只已有千年修为的梦魇。
而又因为又恰逢鬼节前后,人间一片混乱,除妖师都在分散着行动,奈良鹿丸便在孤立无援中看见了踏着白色灵光进入那片密林的日向宁次。

能在世间存活千年,那梦魇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它的实力,对上初出茅庐不足百年的仙君还尚可抵挡一番。
但再加个在同辈中做完佼佼者的除妖师除妖师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意义。

最后一剑落下,梦魇缓缓倒地。
鹿丸在周围的草地上擦了擦剑,然后还剑入鞘,霎时间倒也是一番少年人衣袂翻飞的美景。
就在此时,那只本该已经死去的梦魇突然暴起,分明是一副回光返照、死也要拖个垫背的怨毒之士。
它挥起一股黑气直指宁次的后心,鹿丸见此,一改日常懒懒散散、慢吞吞的样子,飞扑上去将一脸懵懂的长发美人护在身下。
岂料,就在这梦魇挥出黑气后的一瞬间,一道湛蓝色的电光从天而降,将着不明就里的梦魇劈成了一捧黑紫色的尘埃。

鹿丸保持着一个地咚的姿势,有点惊愕地问身下保持着结印姿势的人:“你,是云中君。”
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除妖师皆知,能打出湛蓝色电光的,在六道三界中只有云中君一人。

TBC

石乐志少女半夜激情发文,ooc到没有c!如果有什么偏差太大的,各位小姐姐记得提醒一下人家哦~♡

【鸣佐】山鬼(二)

 我的妈啊巍澜太好嗑了,再次更新,我七月尽量更完吧(๑•̀ㅂ•́)و✧谢谢小可爱们支持!
以及,本章有一句话带卡~

山鬼(一)
——————————————————————————————————————
佐助回忆着方才惊鸿一瞥的小狐狸,笑着对鼬说:“尼桑,我觉得刚才的狐狸,有点太亮了……”
鼬一手牵着他,一手拿着一串三色丸子,低下头看着自己愚蠢的欧豆豆,对着他笑了一下,然后说到:“这可能,就叫一眼万年呢。”

回到了木叶山,鼬就向当代山神,也就是他的父亲宇智波富岳汇报了这件事,此时,那一代的文狸宇智波美琴也在一旁旁听。
 “……,他脸上有六道猫须胎记——左右各三道,金发碧眼……”就在鼬还想要接着说下去时,美琴打断了他的话。
“我觉得,我们找到玖辛奈的孩子了。”这是她得出来的结论。

漩涡一族,自古以来都在木叶山中担任着守护者的责任,因着九尾狐妖强大的妖力,每一代中几乎都会出现一个火神司中的人。
在十几年前那场意外发生后,漩涡一族几乎绝迹的情况下,漩涡鸣人对于木叶山的意义不可谓不重——既是漩涡一族遗孤,又是本代赤豹漩涡玖辛奈的孩子,怎么可能不重视?
宇智波富岳当即命令手下的众妖前去将尚还年幼的小九尾狐接回山上。

就这样,鸣人顺利回到妖族,成为了木叶山上的一员。
而当年还是候补文狸的白狐卡卡西在被强行塞过来一只小九尾狐,并和小九尾狐两脸懵逼就是后话了。

一百七十六年之后,后来的山神宇智波带土在犹豫不决三年后,终于决定退位,带着他家卡卡西去游历名山大川,走完他俩二百多年前没走完旅游计划。
刚刚成年的前.候补山神.宇智波佐助就在这种情况下准备带着自己的小伙伴们成为新一任山神了。

祭典那天,恰逢夏末秋初,天空碧空如洗,而木叶山因为妖气或者一些其他原因,枫叶也如烈火一般。
宇智波佐助一袭白底,黑色九勾玉纹的山神袍加身,手持着一把通体黑色、带有圈环的手杖站在山顶最高一层的祭台上,他望着下方的新一代文狸、赤豹,山上的众妖和来贺的几方山神,开始明白山神这个职责的重量。
台下同样正在受封的鸣人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对他露出了一个如太阳一般明亮的笑容。

那身金色的九勾玉袍,其实还是挺衬那个大白痴的。宇智波佐助笑着,这么想着。
但他不知道,那日他白袍黑杖,望向漩涡鸣人的那不经意的一笑,衬着祭台边的枫叶林,直到漩涡鸣人的来世也未能从记忆中消除。

一下祭台,鸣人抱着佐助嚷嚷着:“佐助佐助,你刚才真的超——漂亮的啊我说!”
 佐助在同自己这位发小相处的一百多年中早已对对方能听进去自己的话不抱希望,保持着一张冰山脸反驳他:“漂亮这个词不是给男人使用的好吗,大白痴。”
他们一边向着山门走一边吵吵闹闹地说着话,周围的枫子鬼们在记忆中对这两位未来的大人物留下了他们最初的样子。

这是他们漫长的生命中,最后的、平静的八十七年时光。

TBC

【鸣佐】 山鬼(一)

ooc!非常ooc!
古风玄幻,具体脑洞来自于《山鬼》这首歌。
樱是樱花妖,千手全族木灵,旗木全族白狐,漩涡全族九尾狐(金色或红色),宇智波全族备选山神设定
是个HE,我保证!
---------------------------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叫做火之国的国家里,有一座名为木叶的山。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漩涡鸣人!”春野樱看着远处跑远了的金色的小狐狸,对着他大喊出声。
小狐狸回过头,湛蓝色的眼睛配着金色的头发和耳朵看倒还有一点天真烂漫,但是这只只是外表低龄的九尾狐,绝对不是个小可爱。
他状似无辜地眨眨眼,问道:“怎么了,樱酱?那只是个意外的说。”
意外?这话我可不信!
春野樱想打人。
因为这位,大庭广众,当着木叶山新一代所有小妖的面,亲了山神一族的准.下代山神.她男神.宇智波佐助!而且还顺势表了个白!
讲道理,要不是因为九尾狐一族天生妖力强大,只有山神和木灵两族可以比拟,这位成功抢走男神的准.下代文狸恐怕真的会被同期的女孩子们捶死!

每一代山神都会有两位在继任前就选好的守护者,他们的封号也是永远不变的。
赤豹,文狸和山神,每一代标准的大三角。
现任的这三位就曾是大三角的受害者,尤其是其中的本代赤豹——琳。
不过这一代的,恐怕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毕竟,这一代的那两位,可是有一个早在百年前就定下的娃娃亲呢。

为什么“赤豹”多数都是女孩子啊?
年幼是她也曾问过琳。
关于这个,琳对她说:“这个啊,可能是因为女妖中,粉、红色系会多一点吧。阿修罗大人时期的的事,谁知道嘛。”

其实吧,关于每一任山神和文狸的命定姻缘,宇智波佐助倒是早有预感。
看看那个和白狐卡卡西纠缠不休的本代山神——宇智波带土,还有那位同木灵千手柱间谈恋爱的祖宗级山神宇智波斑就知道了。
但是,我才没有对那个大白痴动心呢!绝对不会答应他的表白啊!佐助如是说。
说这话的时候请把脸上的红晕收一收,大佬。

要说鸣人和佐助的相遇,可以说是非常戏剧性的了。
那时玖辛奈和水门刚因为除妖师中的败类陨落不久,鸣人作为一个化形不完全的半妖还在山脚下的人族小镇中生活。
佐助在一片“妖怪!”“孽种!”的骂声中与他相遇。

那一日,不过十岁过一点的小佐助同自家哥哥下山去救一位被陷阱困住的小狼妖,准确来说是一只紫狼崽,正要上山的时候,佐助看见了正和一群人类孩子打架的金毛小狐狸。
因为要和鼬带着小狼崽尽快回山,他与当年的小狐狸还真的只有这惊鸿一瞥的印象。
那只小金毛,好像对我笑了一下。这是佐助多年后回忆里的小细节。

只是这惊鸿一瞥,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这对他们二人皆是如此。
TBC

赶上了7.3的尾巴,是小短篇来着OvO





狂剑或者战法吧~
作为一个女孩子,喜欢DPS我可能是个假的女孩子吧

【鸣佐】如果的事 (双性转,慎入)

emmm大写的ooc啊,蠢作者不要脸打了个鸣佐tag来着。求各位小姐姐轻喷。

        漩涡鸣子打着哈欠从考场里走出来,正准备下楼去找自己的发小佐子。
        她终于打算去找宇智波佐子告白了!
        当然,这是她的参谋长兼好兄弟奈良鹿丸怂恿她去的。      
        所以说,每个大写的从心都需要有一个打得一手好助攻的朋友啊。

         鸣子站在二考场的门口,理了理之前因为趴在卷子上而有些凌乱的长发,又吞了吞口水,最后走进了刚刚收完卷的考场内,拉着佐子的手说:“佐子佐子,我……我们去吃冰激凌好不好?”
        好吧,她好像又怂了。
        佐子挑挑眉,取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回答道:“好啊,你请客。”她一向拒绝不了鸣子的。
        她们向着校外走去。
        那日天气晴朗,夕阳的余晖将她们都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鸣子与佐子一路十指相扣,戴着同一双耳机走到了冰激凌店。
        两人站在收银台前,看着柜子里不同口味的冰激凌,佐子说:“我要草莓味的,你呢?”她看向身侧正捏着小青蛙钱包的鸣子问道。
        鸣子歪了歪头,摇晃一下脑袋,回答道:“唔……有点纠结呢,要不然,佐子你来帮我选吧我说。”
        佐子微微笑了一下,转过头指着酸奶口味的对售货员说:“那就来一份这个吧。”

        坐在冰激凌店里,哪怕被冰激凌冰的嘶着气,漩涡鸣子的嘴巴也绝对不会停下来。
        “话说,佐子有没有喜欢的人啊?”她含着一口冰激凌问道,听见店里好像换了一首歌。
        此时的佐子正盯着小碗中做成玫瑰花样子的粉色冰激凌,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有啊,等她表白了我自然会说的,大白痴。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她的耳朵似乎有点红了。鸣子想。
       “当然有了啊我说。像小佐子你这样的我就很喜欢啊。”她回答了她的问题,顺便打了一发隐晦的直球。
        佐子的耳朵似乎更红了。
        她抬起头看着桌子对面的鸣子,托着下巴问她:“你是认真的吗?”
        她眼中似是有一片星光,带着鸣子看不懂的情绪。
        鸣子看着她的眼睛,突然福至心灵,说道:“当然是真的了啊我说!佐子,我最喜欢你了!”
        她越过狭窄的小桌,双手捧住佐子的脸吻了上去。

        她试着用舌头撬开佐子的唇,在她口中流连;她用自己的舌头勾勒着佐子的唇形,吸取她口中的蜜汁;她像只宣誓领土的小狮子,在她口中每一处留下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一吻毕后,两人都有些脸红,即便是在冰激凌店中的偏僻一角,也不免有些羞涩。
        鸣子睁着她湛蓝色的大眼睛看着佐子,说出了她这一生中最郑重的誓言:“佐子,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起看一辈子月亮。”①
        宇智波佐子看着自己这位认识了十几年,羁绊斩都斩不断的发小,对鸣子的告白做出了回答:“我死而无憾。”
          这一刻,她们听到了那首播放的歌的结尾。
“我只要你一件如果的事,我会奋不顾身的去爱你。”

END

[吃冰激凌这个是我生活中的原梗,主要就是我约喜欢的人去吃冰激凌,也算是在这里写下来弥补一下缺憾吧。女孩子们真的爆炸可爱啊!以及,写佐子的时候就一直在想黑长直伪·高冷·真·影帝学霸系的女神,于是我就这么写了,希望大家喜欢吧QWQ]

①这里用了一下“今夜月色真美。”“我死而无憾”这个梗,不知道这么用怎么样😊

@ᝰ浅听沫瞳

永恒的傲慢

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与性别,种族,年龄无关。这仅仅是了灵魂对灵魂的反应,不是器官对器官的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今天,在下带着小学同学看魔道。我跟你们讲,就冲他这张图,我就要带他入坑*^_^*